文师艺友——周兴华、李洪智二位老师印象记

感谢成长中的每一位老师,作为学生的我是这样,成为教师的我更是如此。


             文师艺友


                              ——周兴华、李洪智二位老师印象记


记忆如沙,时光如水,流沙在淘洗中积淀……


记忆中难忘的师长很多,记忆也因此而变得富有。拾取记忆的点滴,今天,我要写下两位老师名字:周兴华、李洪智。


周兴华老师是我大学时文艺批评的老师,也是我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李洪智老师是我大学时的书法老师,虽并没有教过我书法,但我一直以其为师。喜欢老师文艺批评的锐利,喜欢老师书法上的才气,两位老师既是我的文学之师,亦是我的艺术之友。


喜欢书法,陶然艺术,从初中开始,记得那时非常喜欢美术设计和书画作品,几个哥们还常常谈“书”论“艺”,似懂非懂,却“侃侃而谈”。到中师,担任校宣委、校刊美编、书法课代表,写写画画,忙忙碌碌,却也游刃有余,皆因喜好而已。到大学,接续着宣委和书法课代表,开始读宗白华《美学散步》、李泽厚《美的历程》、丹纳的《艺术哲学》……有幸遇到周兴华、李洪智等老师,才开始的走向艺术。


              朴实、深邃、执著的周兴华老师


周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朴实平易,待人亲和。朴实的衣着,深邃的思考,是她学者式的表里合一,在她的课堂上,我们感受文艺的美感和批评的理性。常泡资料期刊览室的我,常能在《人大复印资料》上看到她的文章,灵动的文字、独特的视角、深邃的思考是她文章的魅力,也是我们由衷敬佩的缘由。想其人,念其课,有时不自觉的会联想到文化学者龙应台,人格不同,但是为学、为师上似有相同之处。


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个镜头:老师背着一个背包,步履匆匆。这个镜头连接着,她在大学做教授期间,往返于牡丹江和上海之间,要闲暇时回牡丹江教课,还要到华东师大读博士,记得后来参加工作后,有一次我与她聊天,她说起了在华东师大读博士期间,同学问她“你已经都评上上正教授,还读博士干嘛?”……我知道这恰是她在求知、求进的学术道路上的执着!


作为我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她总是不断引领我走进一个又一个新的文本世界,先看,后有思,思则有评,对论文指导细致而深入,毕业论文的写作期间,我往返于图书楼与教学楼之间,阶梯教室一坐就是一天,很忙碌,很充实。在后期修改阶段,有时在文字表达上略有不当之处,她就直接提笔给我写上几句,句子立刻鲜活、生动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毕业论文发表在学院学术学报上,总算是对她 的一种回报吧。


            才气、儒雅、执着的李洪智老师


李老师并没有直接教授过我的书法课,但是有幸在学院当时书画社活动中,听过他的几次课,对其书其人由衷敬佩,在心中一直以其为师。


记得刚入中文系的时候,因为喜欢书法,系里的书记和辅导员告诉我有机会要向李老师多学习!后来有幸在一次院里的书法展览中,看到老师几幅书法,大开眼界,印象深刻。而后在系主任办公室里看到一横幅楷书“高瞻远瞩”,厚重俊美之中,彰显大气魄,大有引人入境之感。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幅字是老师写的“君子之学博于外而尤贵精于内”,行书笔意流畅,潇洒俊逸之美弥漫于墨痕过处。文如其人,字亦如其人,我想这也正是老师为人的写意吧。2008年,我参见全国中语会课堂教学大赛时,才艺展示,写的正是这幅字,与教育同仁共勉,吾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我上大二的时候,老师已经考入北师大读研究生,听说老师得到启功的“赏识”,真是替他高兴,当然也略有遗憾,就是少有机会老师求教了,这个遗憾至今。从硕士到博士,再到博士后,老师以自己的痴迷,彰显着在物欲横流的当下,学者那份淡泊、淡定与执着,现在在北师大做教授的他,依然是“君子之学博于外而尤贵精于内”的执着。


点滴记忆忆回忆,久长师情情友情。


最后祝福宁波的周兴华老师、北京的李洪智老师,问好!

《文师艺友——周兴华、李洪智二位老师印象记》有3个想法

  1. 真羡慕你也算曾得到名师的指导 可否把李老师给我介绍一下? 哈哈 久违了 峰兄[quote][b]以下为史世峰的回复:[/b]
    李老师平易近人,我的博客链接李老师的博客,你可以多去学习![/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