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流金,记忆有你——九七中文十年再聚首随感(二)

十年之后我们回校园


十年之前,我认识了你,你认识了我;十年之间,我们各在一方,彼此牵挂,想念;十年之后,我们带着“回忆”回到了校园,那个十四年前我们一同相聚的地方!


走进校园,看到、感到的是母校跨越式的发展,当年的新校园,现在更为丰富、更为前言、更为大气,世纪彩虹式的大门,开启的是脚下的路,更是一种文化,开启母校新时代的发展征程,启功先生题写的“牡丹江师范学院”大字,“庄重”之中自有“高格”!


再看看巍然耸立的综合楼、开放的日晷广场、独特的五角大楼、造型别致的游泳馆、现代化的音乐厅、国际视野的交流中心、大气的塑胶体育场等等,这些成了我们十年之后回校园的新鲜印记,十年前后,从无到有,从有到优,我们感受到了母校的日新月异,跨越创新!然而情系我们的还是“想当年”,于是记忆在我们的脚下,开始回溯……


                  那班 那寝 那食堂


学校的“三点一线”,那四年不变的轨迹,有着我们太多的故事,有着我们太多的回忆。我们的三点一线就是班级、寝室、食堂和那几条校园太过熟识的路,因为当年图书馆,还没有我们正式投入使用,如果可以用的,我们九七的生活自然会是“四点一线”。记忆中班级、楼道转弯处、阶梯教室、操场树荫下等都留下我们学习的身影,那段学习的日子,很忙碌,很充实,当然也很美好!


当年的班级,在我们的眼中依旧的摸样,大家随意而又集中坐到了一起,已没有的当年的青涩,各自添了几分成熟,坐在班级那一刻,大家留了影,但在各自“溜号”——各有所想,似乎在回想自己的当年,那一刻,你想到了什么?黑板上留下了“九七九七只争朝夕”和大家帅气的签名,那可谓“白色写意,鸟迹龙纹”!当年的寝室,许是放假的缘故,许是大学的传承,更为“散乱”,依旧“老味道”!于是大家犹如鲁迅先生《风波》中的九斤老太说“一代不如一代”,不在批评本身,大家不同角度对着相机,回味着当年寝室的“情景”,时至今日,倒不那么“愧疚”了,反而有些自信了!路过学校的塑胶跑道,怎么也得跑一跑,大家决定来个男女混双接力赛,我们这里正有当年的体育健将,比如王雷、曲薇、李祎、利民、爱江、新山、彦双等,分了组,跑起来,男的第一棒,女的接棒回返,只看王雷、曲薇风采依旧,遥遥领先,我们的“阿鹏”,遥遥拉后,需强调不是实力的问题,阿鹏先是方向跑“反了”,后来奋起回追,已晚矣!最后在操场留下一张集体照:我说这张照片照的太好了,大哥永民说的最经典“最难得的是大部分男同学都蹲下了,所有的女同学都站起来了!”


那树 那石头


十年聚首师院之行,最后还得说一说“一棵树”和“一块石头”,此树为“花楸”树,是我们九七中文共同为母校捐植的纪念之树,一者表达一种感恩之情,二者表示一种相思之忆。此树植在文科楼的东面,我们当年班级的东南角,树的旁边立一块“巨石”(挺老大的),石头上题着“春华秋实”,鑫伟说他是开了“天眼”想到的,我觉得也挺不错,巧妙嵌入“花楸”二字,而且表达了伟华最开始倡议的“难忘师恩”这一主题,这个名字,起得大俗大雅,真不错!关于“春华秋实”的解读,鑫伟还会有专门的解读,此不多言!2011722,上午我们请来了当年的书法老师——王德义老师,现在是学院工会主席,为我们“春华秋实”举行简单而隆重的揭幕仪式,大家共同合影留念。关于这块挺老大的石头,我觉得我们还得感谢利民,以一己之力,硬是要来的,刘助理很有力度!利民,我代表大家感谢你啊!略有遗憾的是,那两日孩子发烧,没办法参与,否则,世峰一定斗胆拿起毛笔,亲自题写我们对母校的祝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