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知格物 物格知至——市第二期“名优工程”启动会培训心得

致知格物  物格知至


——市第二期“名优工程”启动会培训心得


牡丹江市第二高级中学 史世峰


   《大学》有云:“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致知”就是获得知识,“格物”是穷究物理,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获得知识在于通晓事物所蕴涵的道理,通晓事物中的道理,而后才能达到认识的透彻。     


    2013525日,牡丹江市第二期“名优工程”启动大会上,我作为研究型教师培训学员,有幸聆听隋桂凤校长“我们该给孩子什么样的教育”和卜祥林校长“教师专业发展”的讲座,隋校长的讲座中的启示与思考源自一个个事例与案例,是获得启示在于通晓事例所蕴涵的道理,恰近于“致知在格物”;卜校长的讲座中通过自己的实践办学经验,达成理性的再认识和总结,是通晓实践中的体会,而后才能达到理性的认识,恰近于“物格而后知至”:作为市一期“名优工程”专家型校长,两位校长以不同的视角,同样专业性的视野,为我们呈现了“致知格物,物格知至”精彩的讲座。


致知格物——给学生什么样的教育


隋桂凤校长的讲座,通过事例所获感悟与启示,以三个事例,三种态度来引领思考,要给孩子什么样的教育。三个事例:王庆根——“退一步,海阔天空”、张维加——“普通人读普通班就可以”、“23号”中等生——“坐在路边鼓掌的人”。三个件事例的启示:在办学上,把孩子培养成人格健全的人,全面发展的人;基础教育不能忽略童年,要让孩子人格健全,心理健康;以教育的影响,努力创设适宜孩子成长的环境。


感受三个事例,进而深入思考,这种思考有深度,有高度,有真度,有热度:深度在于在办学上首先要把孩子培养成人格健全的人,教育是成人之学,生命是教育的核心,对生命而言,健全的人格和心理的健康又是非常重要的,从这个意义而言,教育的目的在于让每一个孩子都成长的更好,让每一个孩子都发展的更好;高度在于基础教育与孩子童年的辩证关系,基础教育,顾名思义乃教育的“基础”,童年恰又是一个人的“基础”,如何让两者相得益彰,相伴成长,在基础教育倾注对孩子“童心”“童真”“童趣”关注,让孩子的童年在基础教育得意滋养与呵护;真度与热度,在于一个教育工作者对教育的赤诚,对孩子成长真心的呵护、真切的关注与真实的思考,将热情自然融入这一孩子起步的基础教育,积极热忱于我们所热爱的教育,热忱于关乎孩子明天的教育,热忱于关乎民族未来的教育,“如果教育让孩子失去童年,结果是他将失去未来!”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一个中国母亲的文章——关乎中美孩子对话的思考与惊诧,这篇文章很多人并不陌生,美国女孩的真诚赞美、主动帮助、生存能力、自然保护意识、深思谋划等方面自然的表现,让我们震撼,更为关键的是要引起我们的思考与警醒,要学会改变,教育责无旁贷!从何处改变,面对竞争要变,应对危机要改变,适应变化要改变,不断创新更需要改变,无论是美国人的“五种能力”,日本人才的“三个标准”,其实都应是对我们教育的一种直接的提醒,结合中国人才的六个标准: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有批判精神和独创能力,创新,严密分析能力,沟通能力,要有勇气。我们的教育就要为孩子这样的成长、成人、成才而服务,所以我们的课堂教学要改变,要转变教的方式与学的方式,让课堂真正的成为孩子成长的殿堂,聚焦生命化的课堂,关注课堂生命的成长,然后以生命为核心,活化课堂,丰富课堂,这样生命的课堂,又应是生活的课堂、游戏的课堂、交流的课堂、对话的课堂、快乐的课堂、思想的课堂、问题的课堂……课堂目标三个维度——“鱼、欲、渔”,课堂内容三个维度——“量、序、度”,课堂关系——“怒、您、恕”,有效而相容,互为体系,这样的课堂才是高效的课堂,在这样的课堂上,我们会夯实孩子做人的基础;夯实孩子走向社会的基础;夯实孩子学习力的基础;夯实孩子身心健康的基础:这不正是基础教育应该给孩子提供人生的基础么,这不也正是我们作为教育者要给孩子提供的教育么?


物格知至——让教师专业如何发展 


卜祥林校长的讲座,结合自己在办学管理中思考与体会,理性总结教师专业化发展与成长规律。教师的专业化发展,不仅关乎教师自身成长与发展,它更是教育资源的一种“软实力”,教师专业水平的高与低,直接决定着教育质量的优与劣。教师的专业发展是一个大的范畴,进入专业发展的理性视野,我们首先要对教师专业发展进行科学而合理的定位,即在教师与教育事业、学生、同伴、团队四种关系中合理定位,进一步明确当代教师的核心价值取向:忠诚教育、关爱学生、教书育人、为人师表、严谨治学。古语有云:“幼儿养性童蒙养正少年养志成人养德。”“少年养志”,作为教师要在基础教育阶段,帮助学生“养志”,树立远大的人生志向;“成人养德”,而作为教师,则要有高尚的师德理想:修身正其心,治学笃其行,立教弘其毅,兴邦铸其魂。正所谓“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为师者,首要的是要正心、正身、正行,为学生传递一种正能量,然后才是治学立教,进而传道授业解惑,在学生成长中引领、指导、帮助。


在教师的专业发展中,教学重构定位上要突出能力立意,即加强学习能力、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要突出教学标准,即完善容标准、成就标准和机会标准;要突出学习成果,即提高教学效果、教学效率、教学效益:这种解读是对教师教学定位的理性反思和有效提炼。这里的能力是对师生之间教与学的有效要求,这里的标准是对教师教学研究的有效规范,这里的效果是对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的有效评价。从三个层面对教学重构定位进行系统而科学的解读,其核心聚焦教师、学生的教与学,简而言之,在教学上,应基于学生“学”的“教”,而不是基于教师“教”的“学”;在评价上,着眼师生之间的“教学相长”,而精选开设各种课程,设计能激发学生学习的导学案,践行“问题探究式”教学模式……一切围绕学生的成长,着眼教师的发展,学思结合,知行一体,教学合一,这样的教学必然是高效的,这样的课堂必定是高效课堂!


两位专家型校长的精彩解读,让我在学中有思、有悟:“致知格物”与“物格知至”,不是孤立的、单面的,应是互为顺逆、互为表里、互为补充的,是由理论到实践、再到理论的过程,也是见山是山到见山非山、再到见山还是山的境界,这种感觉又恰如太极中圆融一体的阴阳两鱼!


有大师者,才有真正的大学!作为基础教育,师德高尚且富有研究精神的名优教师,是充实基础教育的中坚力量,市教育局的“名优工程”,是对我市基础教育提质跨越的一种有力引领与辐射,作为第二期“名优工程”的学员,于我而言是一种幸运,是一种激励,更是一种责任!

我读系列之肖磊《遇见自己》

    前言:新学伊始,我给学生出的一个半命题作文——“我读”,题目有感于梁文道的节目“我读”,想以此生发同学们假期的读书感悟与思考。


    肖磊是一个善于思考、喜好文字的同学,其文字才情俱佳,第一个交上此文,这不是篇规范的作文,然而却是一篇心性好文,读之自然,读之平实,读之思考……


               我读之遇见自己


高二、一班  肖磊


(阅读是一个归于原点的过程,原题为“我思,故我在”,改为“遇见自己”,可谓妙语其旨)


 


一些字,一些日子。


一些人,一些往事。


是为序。 (简短、自然,平中可见实,虚中已有物)


 


浑浊。眼前,只剩一片昏黄。(这种渲染,看似昏暗,却很特别,或许为后面铺垫吧,“浑浊”二字值得玩味)


有人问我为什么离开。我笑而不答,默然。转身。


隐隐听到背后一声长叹。“这又是一个苦行僧么?”


忘了介绍,我的名字叫沧江。(简单的对话,简单的场景,巧妙的问话,直接的交代)


一切都应从一本书说起。当历史被浸染,当神话被遗忘,只留下记忆的碎片,自由的化身便会游离于世界之外。去寻找自己的心,世世代代,永不磨灭。这本书,是西游。不知何时,它出现在我的背囊。


追随着,我站在了这里。其实别人不知道,书的最后一页夹着一份地图和一张字条。地图上在某个地方做了标记,字条上只有四个字,遇见自己。(铺垫巧妙,娓娓道来,字条的“遇见自己”,恰如,水中月之映影,幻想映照真实,天上那轮明月是自己的心!)


                                      


忘了自己已经走了多长时间,我只知道,一路上,除了我,什么也没有。活的,或死的。彼时,天空依旧昏黄。(眼见到彼时,昏黄依旧,估计情绪依然)


终于,看到地图上标记的驿站(驿站二字用的有味道),果然,空空的。


不对,那有一本书,好像叫,


灿烂千阳。(这又是一次交代,引着读者的思维不游离,好!)


 


三天的时间,我就在那里,寸步不离。阅读着,思考着。原来,世上还有一种情绪叫心酸。


失落之后也许是微笑,毁灭之后可能是重生,悲痛中也许会透出阳光。(巧妙的对举,已让人忽略了排比的意味,加上“也许”,加上“可能”,就有添一分“昏黄”)可是,现实就是上苍送给我们的最荒诞的礼物。他会一直注视着我们,看我们如何完成他的游戏。无论结局是残缺是圆满,过程总是让人心酸。即便是,头顶上,有一千个灿烂的太阳。不,不是灿烂,是炙烤。(何为灿烂,为何是炙烤,全在太阳下我的心,心酸已无灿烂,裸露在外的心,在煎熬么?)


我猜不透为什么要我看这本书。这时书中掉落字条,“如果想让那些心酸有意义,只有走到终点。”(结果真的那么重要么,要知道终点即起点,)


我把书放回原位,是时候出发了,我想把书装进背囊,可是我终究没这样做。


望去,天空继续浑浊。(天空、心空都被浑浊缠绕着)


刹时,身后传来声响。依稀能看到书的位置卷起狂沙,把一切都带走了(这句写的有声势,有气势,更有韵味)。突然心口感到一丝恐惧,如果我那时把书装进背囊,天晓得此时我在和谁打牌,徐志摩还是马克思。(思考的颇有意识流的意味,调侃中释然恐惧)


我只能继续往前走,路上好像看到了几个身影,但是一眨眼,却消失不见。我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么?(幻觉还是孤独,路上还是自我?)


边走边仰望,直到我看到了另一个驿站(又要开启另一次精神之旅)。还是只有一本书,1Q84。清丽,温柔,传达人心。同样的,又一张字条。只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大有禅味,是见我非我么?)


放回,飞沙,消失。同样的结果,只是这一次我没有回头。


因为我在思考,关于那个问号,关于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一定不是1984,也许不是2012,那么,或许是,


1Q84(思考“问号”,以问号引领思考,想的很远,还是很近,或许都不是,或许是)


……


当我已经筋疲力尽的时候,我终于在视野范围内看到了两个人。


原来那不是幻觉。(众里寻他,蓦然回首,此时文中一转,思考在跳跃)


我似乎忘记了我沉重的身体,快步走了过去,掩饰不住激动的心跳。


那两个人,其中一个眼里充满忧郁,他说他喜欢用135度角仰望天空,享受空白,看悲伤逆流(忧伤、空白、悲伤逆流之中的人)。而另一个是司机,我看得出,他从骨子里透出了叛逆。眼睛里那把AK47(个性描写形象,叛逆十足,不知何时,会对我扫射。


那个忧郁的小孩叫小四,那个司机,叫韩翰,他骄傲的告诉我,他那辆车也有名字,叫19881988这是时代的列车,载满了许多小四和韩翰这样的人)


等一下,135度角?


……


小四说,他们本是出来旅游的,一行六人,不知怎么的来到了这个鬼地方。到了一个驿站,那四个人被一股黄沙卷走了,再也没回来。(与前文进行一次巧妙的对接,看上去的荒唐、无理,好像渐渐有了头绪)


一切有了合理的解释。


司机开着1988载着我们前进,我坐在后座,周围好多手稿,他的国,长安乱,梦里花落知多少,夏至未至(这些名字并不陌生,不陌生的后面渐渐明晰)……小四说,那些书都是他们在旅游时写的,打发无聊而已。


我问,三毛也来了?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怎么连……


韩翰撇我一眼说,你是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吧,那是小四写的,同名而已。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身边这两个人,以我想象不到的角度。(这样的两个人,两个人的文字,创造无数的“他的国”,你们从中寻找自己,寻找着现实而外的想象)


可能是身心疲惫的缘故,看了几页《他的国》,我就失去了意识,昏睡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四拍拍我,“前面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我们在哪里?”我睡眼惺忪的问。小四不说话……看来他们也不知道。


我们三个人下车后,我开始拾起一些似有似无的回忆。


墙上有字,韩翰读着:“玛—吉—阿—米—酒—馆——。好奇怪的名字。”


玛吉阿米?


“这里是拉萨啊!”我失声喊道,他们两个同时惊愕的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又是对话,又是问话,此文中的对话和问话的文字不多,可谓“草灰蛇线”,时有时无,若隐若现,串起一串串的思考)


 


大脑突然空白。


……


“喂、喂、”


“哦,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他就在我的记忆中,属于那种从未触碰的部分。”


其实我也在问自己,我怎么知道这些,我渐渐开始怀疑,我来找的究竟是什么。


(对自我的假想,对自我的怀疑,“我是谁?”我似曾有过)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见于不见,不悲不喜,念与不念,不来不去,是释然,是超然,亦是淡然!) 


耳边突然响起这样的字句。这是谁在呼唤?


 


蓦地,白皑皑,天地轮转,好像一切都变了模样。风凛冽,吹的我们三人一时间睁不开眼睛。而睁开眼的瞬间,冰雪席卷,雪域光线。白。白的耀眼。前面竟是一座冰山。(这里的白,这里的风,这里的冰雪,很冷,包裹着什么?人物的内心)


“山壁上有印记。”小四看着我,用我读不出的眼神。


 


从布达拉山的顶峰上


圣心所化光辉照四方


我身所化一贤者


离开藏北赴北方


为度无辜苍生离孽障。


(圣心,关爱,温暖,消融人生的冰冷!内心已去包裹,眼眸已不被尘封,这个时候,你将会看到你自己)


好熟悉。小四从地上捡起一幅画,画上也是这几句话。而画上那个人,很清晰的出没在回忆里。


……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突然明白了我为何站在这里,


我突然明白了那些文字的联系,


我突然明白了小四的那个眼神,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遇见自己。(一组句子,一切了然)


记忆中最后看到的几个字:“佛。西藏。布达拉。仓央嘉措。”


记忆中最后的一个意念:画中那个人,是我么?


记忆中最后说的一句话:“是光啊……”


(开篇放的开,结尾收的自然,这里有行文的关键,有自我抑或心灵的叩问,还有无尽的省略)


“轮回七世,你终于找到了那个自己。”


“也许吧。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


“这,只有你自己知道。”


……


忘记了自己在何处沉睡,醒来,这里是……青海湖么?小四和韩翰都不在身边。


没有一片云,远眺,是花海。(已不是浑浊,已不是昏黄,远望的是春暖花开)


那些行走,一切,有了意义。(心美,一切皆美)


 


遇见自己,在雪域中……(遇见了自己,因“在雪域中”而又韵味无穷,想象,想象)

流云永驻——读宗白华《流云小诗》

        流云永驻


          ——读宗白华《流云小诗》


    心中的宇宙,明月镜中的山河影


    


一位老者


     德文、哲学、美学……


     从学习


     到任教


 


     偶然


     为我们留下流云一朵


     淡淡的云


     携诗意飘向远方


 


     喜欢流云中的《诗》


     这里有


细雨微风、花声水音、蓝空孤星


     这里有


   诗意诗境


 


     喜欢这《流云小诗》


     ……流水,流云,星空


     自然,世界,宇宙……


     一朵流云


     带着自然深静的美


       在无涯的时间中永驻!


 


     一位老者


     微步,默坐,孤寂


     从生活


     到生命……


 

十 翼

    十翼,一个诗意且诱惑的雅号。


“十翼”者为谁,那就是当今享誉中外的书画大师——范曾(范曾字十翼),大众眼中的范曾,是成绩斐然的人物画家,同时又是多才多艺的,书法家、诗人、哲人、学者、作家、演说家……恰如其书画提款中的“十翼”,令人满怀敬意。


“十翼”范曾以诗意裁判人生与艺术,以回归古典之美,来寻求精神的源泉。其人如此,其书画亦然。


                          “绘画情态的高度自由”


布封说:“风格即人。”作为一代国画大师,范曾的人物画可谓高标独立,誉满海内外,他画笔之下,多是智者、哲人、大师,如孔子、老子、庄子、达摩、钟馗、怀素、李白、苏轼、八大山人、王国维、弘一法师、黄宾虹、齐白石、爱因斯坦、尼采……,可谓个个气度饱满,神采无限。


在写实中大写意,形神一体,这是我看过范曾人物画最真切的感受,人物的神采与风骨,在笔画虚实之间自然呈现,其中散发的艺术美感,震撼心灵,让你内心久久难以平静……我想即便是我们站在这些大师、哲人真实的“镜像”面前,可能也只是一走而过,但当你注目于范曾的人物画时,那种艺术的呈现,却令人“流连忘返”,久久注目。


1990年,范曾为人民大会堂绘制巨幅画作,他并没有画其个人标志性的人物画,而是以鬼斧神工之笔,画了五棵千年古松和一片大山大水,名之为“云浮千秋,江山万古”,可谓气势磅礴,气贯长虹,气吞山河,尽显我中华大地山川之壮美。


心存自然,方能有如天成,以心灵作画,画作自入心灵。范曾的画作,气韵生动,所放射的艺术光芒会照耀每一个观者的心灵。在创作上,范曾讲求情态的高度自由,表现于画作中的人物亦是自由而奔放,彰显人物的活力与魅力。在范曾的人物画中,我们常会看到天真、稚气的儿童,如其画老子、画李白、画苏轼等,画作中的儿童,充满童趣与童真,巧妙融入,而又出离其外,极具象征的意味。我想这也正是范曾对情态自由追求的一种折射,因为情态的高度自由莫过于一个不懂事的小孩,一个小孩的情感是绝对自由的。 “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一生画竹,心中之竹已不是眼中之竹,笔下之竹又不是心中之竹。人物之于范曾亦是如此,在画作尽显范曾的那种“情态的高度自由”,然而,这并不是在笔端信马由缰,而是要在高度的理性约束之下奔放情态自由的豪情,这种情态自由,也正是一个真正画家作品永恒魅力的圭臬。


                     “书法和人的高度统一”


“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作为一个书法家的范曾,在他的画作中,书法提款和绘画真可谓相得益彰,书画皆美,这在中国近代画坛是不多的。齐白石、傅抱石、潘天寿、李苦禅、蒋兆和等,他们都是我们熟知的书画兼绝的大师,他们的书法造诣,已完全脱离“画家题作”的范畴,但就书法而言,范曾似乎更胜一筹。泛观范曾的画,书法与绘画浑然一体,共造艺美,为我们传递了艺术相通的天地自然的大美。


一代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曾说:“中国艺术的内核是在书法当中,书法中包容着大自然的一切奥秘。”书法作为中华民族几千年独有的艺术,其魅力不言自明,其奥秘难以言全。范曾在《范曾书法一百幅》的序言中这样写道:“书画线条的奥秘源自宇宙万物的变幻,中国书法家历二千年孜孜矻矻的努力,将目之所察,心之所悟一一收入笔底,在点划中将宇宙万有之生灭、荣衰、运转、排列、轻重、长短、厚薄、浓淡、方圆、利钝、疾缓高度抽象,使全人类的文字产生了一枝独秀的有情世界,在符号和造型之间有感情荡漾的广阔天地,人们往往以大自然之变幻状书法之奇美,钟繇如‘云鹄游天、王羲之如‘虎卧凤阙、龙跃天门’,夫人有《笔阵图》,以万岁枯藤比垂笔,以高峰坠石喻点笔;孙过庭在《书谱》中更云:‘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姿、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崖、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这段宏论,真是雷霆万钧,浩气弥空。有大境界者,自有大气魄,范曾关于书法线条的“宇宙观”,我想也许正是对宗白华先生“书法包容着大自然的一切奥秘”观点的注解,也是其真人格的一种自现。我们常讲“字如其人”,虽未必客观,但不能否认的是,做到书法和人高度统一,正是我们追求的最高境界。


       ……


“神游万仞,精骛八极”,那才是十翼的精神世界、生命道场和艺术天地!


两个难忘的“背影”——《目送》与《背影》

      “我在生命中等候,不知等候什么,同时我又在急忙追赶,不知追赶什么。我已跋涉千里,天涯赶尽,但生命的本质并不曾超越亘古的轨道。”平静的文字自由思索,生命的本质不曾超越,这就是龙应台文字的魅力。


作为台湾最犀利的一支笔,龙应台在我们的印象中更多的是冷峻、犀利,或许是先入为主吧,我们念念不忘的是她那犀利如角的文字,是那当年从台湾席卷全球的龙卷风,近些年来,我们又看到了犀利一支笔温情的一面,温情何在?在《孩子你慢慢来》,在《亲爱的安德烈》,更在亲情的《目送》……


喜欢她的文字,喜欢评论的犀利,喜欢散文的温情,喜欢这种冷峻与温情圆融的人生叩问与人生大美。


一篇《目送》叩响无数人心灵中亲情的记忆……


岁月在无声的更迭中逝去,亲情在生活的记忆中沉淀。龙应台以“目送”为视角,出离感性,理性的审视亲情,目送背影,渐渐远去的同时留下自已最深挚的感悟: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著,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著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一句看似简短而直接三个字——“不必追”,是一种对人生亲情的生命参悟,是一种对不舍亲情的人生释然,也是一种对世人理性的劝慰。


人生难于情,尤其难以理性面对就是亲情的别离,暂别也好,永别也罢,龙应台的《目送》给了我们一种理性的劝告,平实且冷静的文字,让我们领略到亲情之“厚”,文章之中以“两个背影”传递着浓浓的人生三代情。说道“背影”,大家自然想起了另一个著名的“背影”——朱自清的《背影》,与《目送》相比而言,前者重感性的描述,后者重理性的感悟,这两篇文章共同注解人生亲情的背影。同样是以背影定格父爱,朱自清发掘生活片段的“小”而窥情感之“大”,而龙应台则是平中见实,这里没有细致的刻画,这里没有具体的事件,这里有的是浓入淡出,以背影浓缩人生父爱真情,目送背影,渐行渐远,传递着一生亲情的记忆……


虽然未必有龙应台那样冷峻而温情的文字,但是我们一样有着人生亲情的生命感悟,面对人生的一场一场离别,我们也在目送背影中有所期待,不着文字,却以真情挥洒别离。


人生期待不离不弃,期待“别”离,但也要坦然的面对别离,勇敢的面对别离,理性的面对别离,因为这是人生的一部分,这部分会让我们真正读懂成长,读懂亲情,读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