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系列之刘杨读《家》——有种悲哀唤作爱情

刘杨是一个秀慧文静的学生,虚心、认真充满才气,喜欢读书,且读书颇有品位,更为可贵的是能以灵动、自然的文字诠释自己的所思所悟。本文就是一个例子。


我读《家》——有种悲哀唤作爱情


高二一班 刘杨


(倡导学生“亲近”经典,看到文题——读《家》,先是一喜,再看副标题“有种悲哀唤作爱情”,更有意味!开篇立意起点不俗!)


给不了的幸福


幻梦终敌不过现实的冷酷(重压之下的“觉新”选择无奈的“屈从”),觉新,你的命里终是容不下她这寒骨的梅花(“梅花”一语巧妙),唯有死亡,随风飘洒,落地为红,才能与你长望,可为什么最后的最后陪伴她的还只是荒凉。(诗意化的解读两个人的无奈,等候的是无助与凄凉)


凄冷的灵柩内,她的荒凉你可知否?微张的嘴唇,无声的挣扎,你可否明白?(两个问句,揭示梅命运的悲戚与无奈)


三尺红绫溢不过苍白,也掩不住落寂,木钉将梅永远禁锢(非绫非钉亦非情,有的是生命的落寞、苦闷与抑郁),你却没有落一滴将它滋润的泪水,眼枯即见骨,天地终无情。(明明与觉新相爱,却要望不相及,唯有无果的守望,望眼欲穿,无奈“不情”)


梅的幸福(那个时代,那个家庭,什么是幸福),你、给不了……(妙句作结,无尽感慨……)


                     爱与痛的边缘


边缘,沉默,沉默中,何去何从。(不同于觉新的觉民,在“沉默”中“彷徨


觉民与琴的爱情多了些自由(比觉新与梅要好一些),却仍在与洪水猛兽搏斗(现实的黑暗洪流如何抵挡?),这爱与痛苦并行(生命的关键词:爱与痛苦),却终会铭心的吧……


徘徊彷徨路前(人生可怕的不是见与不见,而是相守在徘徊彷徨处),曾是百千遍,哪怕想见,仍是心愿。(最后想见成了一种心愿)


爱与痛的边缘,海天一线之间,开在天空的花朵,会浮出水面,升腾而上,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总会有希望在前方等候着。(现实的环境,必然失望,可贵的是仍有希望)


                       飞鸟和鱼


无论是在白天或黑夜,世界都有两个不同的面具(人亦两面,善恶、美丑、高下、新旧……),为着两种不同的人而存在。(同一社会之中,同一家族之内,两种不同的人在“较量着


觉慧是飞鸟,鸣凤是鱼儿。(禅宗有偈语“鸟飞如鸟,鱼行似鱼”)鱼儿渴望着明天美好的世界,但明天又在哪里?(时代的无奈,社会的悲哀)一直早已没了体温的鱼,又能游到何处?无情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一片浓密的黑暗(用鲁迅语当时的社会就像一个封闭的铁屋子),透不过一丝光明。


四周静寂寂没有人声,黑魅魅没有光影,那可以四处栖息的鸟儿(此处活写觉慧),终没有跟上鱼儿的方向,飞鸟和鱼的眷恋,是一种遗憾。(飞鸟与鱼都向往自由,现实不容你“超脱”)


觉慧的反骨,始终未给爱人争取一场超脱。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即便落花有意,流水有情,也未必相遇,还有那无情的风),一切无法倒带,错过了也不能回放。


激荡的青春,他们都是时代的受害者,被摧残,被扼杀(青春遭遇时代挽歌,直指要害处),这爱情的根芽,只长得满枝悲凉。


命运的轮回不会停止,旧的会在黑暗中消去,新的与光明同来。(个体的生命湮没于时代,同时生命又在不断的推进着时代)


关于标题:三个鲜明的标题,围绕觉新、觉民和觉慧三个人物,解读着“家”中不一样的爱情,一样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