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难忘的“背影”——《目送》与《背影》

      “我在生命中等候,不知等候什么,同时我又在急忙追赶,不知追赶什么。我已跋涉千里,天涯赶尽,但生命的本质并不曾超越亘古的轨道。”平静的文字自由思索,生命的本质不曾超越,这就是龙应台文字的魅力。


作为台湾最犀利的一支笔,龙应台在我们的印象中更多的是冷峻、犀利,或许是先入为主吧,我们念念不忘的是她那犀利如角的文字,是那当年从台湾席卷全球的龙卷风,近些年来,我们又看到了犀利一支笔温情的一面,温情何在?在《孩子你慢慢来》,在《亲爱的安德烈》,更在亲情的《目送》……


喜欢她的文字,喜欢评论的犀利,喜欢散文的温情,喜欢这种冷峻与温情圆融的人生叩问与人生大美。


一篇《目送》叩响无数人心灵中亲情的记忆……


岁月在无声的更迭中逝去,亲情在生活的记忆中沉淀。龙应台以“目送”为视角,出离感性,理性的审视亲情,目送背影,渐渐远去的同时留下自已最深挚的感悟: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著,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著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一句看似简短而直接三个字——“不必追”,是一种对人生亲情的生命参悟,是一种对不舍亲情的人生释然,也是一种对世人理性的劝慰。


人生难于情,尤其难以理性面对就是亲情的别离,暂别也好,永别也罢,龙应台的《目送》给了我们一种理性的劝告,平实且冷静的文字,让我们领略到亲情之“厚”,文章之中以“两个背影”传递着浓浓的人生三代情。说道“背影”,大家自然想起了另一个著名的“背影”——朱自清的《背影》,与《目送》相比而言,前者重感性的描述,后者重理性的感悟,这两篇文章共同注解人生亲情的背影。同样是以背影定格父爱,朱自清发掘生活片段的“小”而窥情感之“大”,而龙应台则是平中见实,这里没有细致的刻画,这里没有具体的事件,这里有的是浓入淡出,以背影浓缩人生父爱真情,目送背影,渐行渐远,传递着一生亲情的记忆……


虽然未必有龙应台那样冷峻而温情的文字,但是我们一样有着人生亲情的生命感悟,面对人生的一场一场离别,我们也在目送背影中有所期待,不着文字,却以真情挥洒别离。


人生期待不离不弃,期待“别”离,但也要坦然的面对别离,勇敢的面对别离,理性的面对别离,因为这是人生的一部分,这部分会让我们真正读懂成长,读懂亲情,读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