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清风,“先锋”的唿哨——记张玉新老师现代诗歌导读课

     诗歌的清风,“先锋”的唿哨


                     ——记张玉新老师现代诗歌导读课


       能够遇到一个好老师,是学生一辈子的幸运,牡丹江第二高级中学高二学年二班的同学无疑是“幸运中的幸运者”,因为他们遇到了董一菲老师。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二十分,他们又幸运的迎来了特别的一课,董一菲老师邀请著名特级教师张玉新老师为孩子们上了一节诗歌导读课。


一杯清茶,白色唐装,清新并儒雅,几首“先锋诗派”的代表作,一节特别的课已开始,“先锋”诗歌在唿哨:


别有心意的选材——感受异质的“先锋诗”


有人说,现在是诗歌(现当代诗歌)的末世,回溯记忆:“朦胧诗”“后朦胧诗”“现代派诗”“后现代派”“前卫诗”“新锐诗”“实验诗”“先锋诗”“第三代诗”……沧桑百年,岁月流金,诗坛的繁华已逝,大多已成为时代尘封的记忆,有人回忆,有人忘却,缺乏的是关注。张玉新老师别有“心意”,特别组选诗歌,略解“九叶”吟唱、“七月”苦难,重在感受解读“先锋”之诗,将一组“先锋”诗作: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梁小斌)《有关大雁塔》(韩东)《结结巴巴》(伊沙)《车过黄河》(伊沙),引入课堂,这是一种回溯,这也是延展,让学生在“轻快”的阅读中,感受“先锋诗”异质的清风。


自然生成的课堂——入乎其内,出乎其外


这是一节自然生成的课堂——全无斧凿、浑然天成,老师以率真、睿智、幽默的话语,对学生“引导、点拨和解读”,让学生在感受中生成自己的解读,读解同步:入乎其内,略解导读感受;出乎其外,感受先锋诗风。


自然生成是教学的至高境界,本节课是一节无设计的课,这样的课自然浑成:首先,教学要站在高起点上。开课时张老师先问学生读诗的“整体感受”,学生谈到“自由精神、反叛精神”,老师幽默的说:“你说的自由的精神恰是我要说的结束语,这是非常好的起点。”其次,胸怀大气,取舍精当。四首先锋诗代表作,可以说课堂容量是很大的,老师不求面面俱到,让学生自主选择,自由发言,讲解上纲举目张,重点突出,不琐碎,张弛有度,自然平和大气。再次,教学中充满机智,道在其中。老师思维敏锐,视角独到,常语出惊人。在课堂之上,他的点评是富有智慧和启发的,如当学生在解读《结结巴巴》最后一句“你们瞧瞧瞧我,一脸无所谓”时说“体现出豁达”,老师说“这个豁达我先加个引号”,还有再谈到《车过黄河》说本诗消解“黄河”意象的意义,“伟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这就是我们当代异质的诗……这样的教学点评,点到不说破,充满教学智慧。


率真随性的解读——在读中解,在解中读


老师的这节导读课,打破一种常规“讲解分析”,以对话进行点拨与探讨,重在“读”,重在“感受”,重在“解读”。课堂上的对话自然而真实,去除虚饰,张弛有度。如在指导学生朗读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老师问学生对他读诗的感受,学生刚说几句,老师就直接说道“说实话,不要虚美”,这正是老师直接而率真的一面。作为一个教师,在课堂上我与学生一道自然的感受,感受着课堂上的“真”与“味”:所谓“真”,老师与同学一道讲真话,说真感受,在课堂上,师生真实的存在;所谓“味”,老师好似一大厨,将特别的菜料,家常做法,烹调出自然的“家”的味道。


本节课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老师与学生一道读解《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可谓“四读”其诗:第一个同学读诗读到“翠绿的三叶草”一句,老师及时“打住”以问题启发,而后又直接说出打断的原因是“我打断你,因为你读的不好”,进而让这位同学又推进一个同学二读其诗,但又是打断在“翠绿的三叶草”一句,在肯定这位同学音质、音色和语速的同时,直接指出没有读出诗的“意味”,紧接着老师自己三读其诗,用沙哑的声音,语气起伏,意味自在其中,进而在对话解读中,引导学生感受那诗中的反思、觉醒与无奈……第二位同学在听过后,想试着再读其诗,即四读,不同前次,已经有了明显的语气起伏与深沉……最后在课堂结束前,全班同学齐读《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这是一节朴实的课,这是一节真实的课,这更是一节自然课。


课堂在不觉中虽已结束,但是留给我的学习与思考,还在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