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甘与生津——茶中自有真味

                                          回甘与生津


                                               ——茶中自有真味


                                             


真水无香,茶本有味,相遇过后,浸溶之中,香味溢起,是茶因水而香,还是水因茶而味?都是,又都不是……


与茶结缘,从与存缺斋主相识开始,“与其求全,不如存缺”的存缺斋主是吾茶道启蒙之师,说“启蒙”,皆因自己还是茶道后生,不懂品茗,但也“好奇、懵懂、陶然”其中。存缺斋主既是学界高人,又是茶道真客,聆听其品茶论道,自感受益良多。


                                             


回甘——“苦”中自有“甘”来。


天莲茗茶,书法与茶品,相伴雅韵,与存缺斋主对坐,奇兰、肉桂、台湾乌龙及普洱四茶,因水相送,接续而来:奇兰者,似有空谷幽兰之香;肉桂者,能感其桂香;乌龙者,入口前后自有感知;普洱者,一丝生性苦涩……先生品茗,解味茶中之道;我随饮,生发茶外之思。


品茗小歇,茶盅已斟上清水。


一杯清水,让我们感受到由舌尖向两则顺滑的甘甜之感,我也从茶饮中第一次知道了“回甘”,也真切体味了一次“苦尽甘来”。这种感觉在一个字——妙,妙在“知觉全开”,这茶虽不是林清玄笔下“金翅鸟”——“感觉全开、观照细腻的金翅鸟/思想高大、创造非凡的金翅鸟王呀/使神秘幽微的灵感之龙/不可隐藏”,但亦有令人“知觉全开”之感,目其色,嗅其香,品其味,悟其道:好茶回甘绵长,齿颊生香,妙在其中……生活亦是如此,先苦后甜,这恰如人生之苦乐,苦乐之人生。禅者云“苦是人生正味”,这“正味”之中,自有甘甜,正如这眼前之茶,一杯清水,自会让你口中生“甘”,让你回甘享受;生活中,苦尽是否甘来,这“一杯清水”是很重要的,这“一杯清水”,又将从何而来呢?无所在而由其心。



生津——“津津”而乐其道。


传统养生之道,以唾液为至宝,誉之为“延寿浆”。通俗言之,口中生津可解渴顺通,滋润生命。


佛学解释“生津”为“生死之河津”,南海寄归传一有云“依行则俱升彼岸,弃背则并溺生津”,看来,这里“依行”和“弃背”乃两重天地。


茶道讲求,品质好茶饮后自会生津,口中之津自然而出,甘香存留,令人难以忘怀……


     佛家释义且不多论,我饮茶之初衷,源自“养生”,借茶之水,舒顺喉韵,滋润口腔,茶道之论,对我而言,当属“津津乐道”,是一种品茗的境界,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力践趋之。以水滋养生津,也是生命滋养的一种体现。生发开来,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命,同样需要“生津”来顺通,来滋养,在这个意义上说,“生津”就是一种自爱自护,是一种自醒自觉,是一种自立自强!


在茶味之中,自有一股清凉,自有一份醒觉。


此刻,一壶新茶已沏好,茶香盈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