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春天里》,想起了远方的兄弟

                          听《春天里》,想起了远方的兄弟

   “兄弟”一词带着一种温暖,自古及今,款踏而至,其真诚不变,其情意不变。“兄友弟恭”千百年,在不同程度推进着时代的前进,到“桃园结义”,到“水泊梁山”,一路而来,兄弟之谊,演绎至极,震烁千古!                                            ——题记


    有人说兄弟是为担当的,有人说兄弟是为分享的,有人说兄弟是为谏诤的……有时兄弟是为想念的,那一刻我想起了远方的兄弟。


    前些日子,一中午在办公室吃饭,同事羿兄,极力地向我推荐网络一组“红人”——农民工兄弟组合——“旭日阳刚”,推荐了他们翻唱的歌曲《春天里》。狭窄昏暗的小屋,外面是灯火霓虹的大路,香烟、啤酒、赤膊、一把吉他,带来的是一曲男人味十足的《春天里》,沧桑、沙哑的歌声中,让人体味着草根人生的“春天”。


    那一刻,我却想起远方的兄弟——小毅,中师时候的好同学,算起来到现在已有十六个年头了,中师期间是常玩常聚,大学时定期聚聚,工作后期盼小聚,更多的时候只能以电话来闲聊胡扯。


    想当年,小毅可谓是一表人才,身高一米八零,是我校公认的帅哥,但并不太“热”,用现在的话讲为人很低调。就其外貌,夸张的说是“林志炫”(歌唱的确如其人,真是好),客观的说是“陆毅”(实话)。小毅,擅长跳高,酷爱篮球,是我们班的跳高王子,曾在校运动会上取得过佳绩(是第一、第二还是第三忘了),酷爱打篮球,小毅手执篮球,其造型很像后来韩国动漫中篮球小子,“这小子真帅!”多年来,他有一大愿望,一大遗憾:愿望是扣篮,遗憾的是没能扣篮(不过有一次拿排球扣进去了,主要是篮筐偏低),不过随着岁月的增长,他却还有希望,那就是他的另一个愿望,培养儿子扣篮,这个很有可能,因为他儿子已经三十多个月了,我想已经开始“运球”了吧,现已上幼儿园,正茁壮成长!


    小毅这个兄弟文武兼修,能武能文,走下球场,除去汗水,他手执算盘,珠玉有声,指弹自如,神机妙算;他手把电脑,入乎“硬盘”,出乎“软件”,游刃有余。现在作为重要部门得力干将,手中之笔,气韵流动,挥洒自如,以文字写就宏伟蓝图。但是口才一如既往,调侃、幽默、直率于我,这不昨天还给我发一个短息“刚才看了你的博客,好的就不说了,提一点小的建议,教学之外的东西太少了,我想回复都不知道该写点啥,多写点其他的,让别人看了感觉你思想更立体”。


    这就是我的兄弟,远方的兄弟,亦如那段难忘的中师岁月,亦如那些当年常唱的经典歌曲《大头皮鞋》《饿狼传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歌声沧桑又嘶哑,温暖又伤感……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冒起胡须 

              没有情人节 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 

              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 

              在清晨 在夜晚 在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眼前这“旭日阳刚”农民工兄弟在唱《春天里》,沧桑而又沙哑,烟雾弥漫,酒香四溢,让我们体味平凡人生的春天。


 


    后记:


    远方的兄弟,哥们此刻想起了你,想要说的很多……


    一切化作简单且真挚的祝福:


    新的一年工作顺心不觉累;儿子茁壮成长能扣篮;最后跟你们家的领导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