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听仁,智者听智


       夜未深,雨在下。


       已是寂静时刻,雨声相伴穿行其中的车声,注定惊扰这个夜晚和那些不眠的人。


静听这雨声,沙沙般、蒸气样的作响,急促而又有舒缓,让人生发感触,夹杂现代感十足的混音,我们耳中这雨声已并不纯粹了,古人耳中这雨声应该更单纯,更自然,好比,现代城市已没有了夜晚,只是“灯如昼”,置身乡村你或许忽然发现,纯然的黑夜是那样深邃,有月亮的夜晚,那才是明月何皎皎!


静听这雨声,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古人在听雨时,又会作何感受呢?文人墨客最是情动雨中,留下善感伤情的佳句,有好雨知时节,也有秋雨梧桐叶落时;有骤雨初歇的离别之景,亦有到黄昏点点滴滴的幽情……这雨声,豪放者听来,这是千军万马踏征途,大有千里尽在脚下之势;婉约者来听,这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珠玉相切清越圆润。急促中有舒缓,舒缓中又急促,有时如鼓如罄,有时如泣如诉,这天地造化的精灵,又造化着自然天地,演绎着天与地之间的交响,细听,那滴落的不是雨,而是苍天叩击大地的一个个音符,有重音,有轻音,这连续的音符如弦,风拂轻弹,这连续的音符如幕,奏响晴空!


关于这雨声,记忆中有着这样几段文字,同是写雨的散文,却是各有其韵味。当代散文家周晓枫在《雨》中写到“……靛蓝色的夜晚,她们的絮语和歌声在枕边,好心的仙女因何忧伤?绵密的雨,好似银针,谁踩着一架巨大的缝纫机在大地上刺绣?雨是上帝垂下的钓线,就像从水层下面诱引鲜活的鱼,他从黑暗的土壤深处钓出花朵。”以女性细腻感触,通过散文的视角,在联想中进行唯美的阐释,可谓“妙雨连珠”!诗人何其芳在散文《雨前》写到“我怀念着故乡的雷声和雨声。那隆隆的有力的搏击,从山谷返响到山谷,仿佛春之芽就从冻土里震动,惊醒,而怒茁出来。……我心里的气候也和这北方的大陆一样缺少雨量,一滴温柔的泪在我枯涩的眼里,如迟疑在这阴沉的天空里的雨点,久不落下。”从怀想雨声开始,文字灵活而又富有诗意的表现了这雨声、雷声中生发的力量,后面一句中的对比,给人以心灵震撼又巧妙表达了作者对故乡雨的想念。巴金先生的《雨》这样写到“外面风震撼着房屋,雨在洋铁板的屋顶上像滚珠子一般地响。今晚不会安静了。但这些声音却使我的心更加寂寞了。”平白大气的文风中,让我们领略大家对这雨声最真切的感受,以外在雨境直接的阐明了自己的心境,一种在异国他乡的寂寞心境。诗人余光中在《听听那冷雨》中“譬如凭空写一个‘雨’字,点点滴滴,滂滂沱沱,淅沥淅沥淅沥,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听听,那冷雨。看看,那冷雨。嗅嗅闻闻,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在诗的节奏中,在五官的共鸣中,这鲜活灵动的雨,分明承载了诗人的心中那一片赤诚!


雨声撩人情思,自古迄今,这雨在浇润着大地的同时,又在不断的浸润人类的心灵,对于这雨声,也应该是“仁者听仁,智者听智”吧,由耳际入心灵,这雨声又个性化了,诗人在这雨声听出了诗意,哲人在这雨声中进行思考,农人在这雨声渴盼丰足,商人在这雨声中听出了商机……对于这雨声,往往是因人、因地、因时、因事、因情而感受各异,这何止万千的雨滴,总是给人以万千感受。


窗外雨声渐小,听上去也渐渐模糊起来。


夜已深了,雨一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