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系列之于笑州《读断魂枪》

    于笑州是一班之长,能力强,活跃而聪明,会心为文,数见精彩,看到他读老舍的《断魂枪》,我先是一喜,且于静读之中,有自己之感悟,更是令我欣慰!


我读——断魂枪


高二一班  于笑州


残阳如血,月色似弓。(时间镜像,在组合中尽显苍凉


 羸弱的身影隐匿不住那筋骨(筋骨立身),那傲魂(傲魂立人)。背后,一杆闪的耀眼的断魂枪(眼明的如霜夜之星的沙子龙和二十年相伴的一杆神枪),诉说着,千古的传奇。(一个人,一杆枪,断魂的传奇)


残阳将背影吞没。(时代的残阳吞噬了英雄的背影,无奈!可叹!)


淡然(“淡然”一词透着人生的一种看透)笑道:“不传,不传”(换做“不传!不传!”更妙


何等萧索的秋,在寻常的小巷中反复重复着你的话。(渲染回荡)


你,叫沙子龙。(简洁的归向于主人公)


 


一杆断魂枪,传奇。(承前而启)


我读着这传奇,不经意间触到了你那傲魂(读到文章的精髓处),仿佛我在晚清冰封(透视时代的悲壮与无奈)的武坛上看到了你那若隐若现的身影。笑对徒弟(实则伙计)的张扬,老者的寻衅;胸中的波涛汹涌,面上的风平浪静。(此句写的妙,平静透视作者内心的波澜)


我读,这沉稳的心(沙子龙的心是沉稳,还是激荡)。这沉稳的心中不灭的传奇。


 


一杆断魂枪,月色。(巧妙造境)


冷冷的枪。瘦瘦的人。(两个叠字用的妙)孤寂的影(时代末路,英雄惆怅)。缓缓起舞,一张一弛,一杆断魂枪舞出一道蛟影,我读着影,望着你,似乎探到了华丽背后的一声叹息(一声叹息为自己更是为那个神枪沙子龙英雄落幕的时代)。月色之下,独留清瘦与人和枪之中。(清瘦一词精准)


一杆断魂枪,断不了那傲魂,月色之下却黯然失色。(月光依旧皎洁,而此刻暗淡下来,“夜静人稀”,冷枪无言!)


 


一杆断魂枪,落寞。(落寞何处?有传奇的断魂,有月光的清辉,有沙子龙内心深沉难言说的无奈)


你狠狠地将枪头插入地中(刺痛的是“沉稳的心”),静静地听那枪杆颤抖发出的“吱吱”声,仿佛在诉说着一代传奇的涅槃(涅槃是为重生,而此处恰似“圆寂”,只是不圆满而已)。声声,如针如锥刺剜着热血沸腾的胸口,轻易揭下那晚清苟延残喘武坛的面纱。(武坛只是时代的一个缩影,“残喘”倒是真切)


我读,那杆断魂枪,一杆晚晴的血与泪……(“一杆晚晴的血与泪”深刻的揭示时代的病创)


 


一杆传奇,落寞;一丝傲魂,叹息。(简明的总结)


传奇。“传奇”。(一段真实的传奇,一段特殊的传奇)舞榭歌台。(湮没于历史的风尘,风流去!)


我读,却突然读不懂你。(读到深处见“懵懂


但那一句话始终在我脑海中游弋,荡气回肠——“不传,不传。”(文中“叹了一口气,用手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微微一笑‘不传!不传!’”戛然而止,荡气回肠,意味无尽)


那,不传的,传奇。(可叹一个英雄时代逝去)


断魂枪。(断魂枪,断魂!)


《断魂枪》是老舍先生的短篇力作,主人公沙子龙是“短瘦、利落、硬棒”,老舍其文“精凝、蕴藉、深远”。笑州同学以简约的文字,诗意的解读,触及《断魂枪》的内在,实在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