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清风,“先锋”的唿哨——记张玉新老师现代诗歌导读课

     诗歌的清风,“先锋”的唿哨


                     ——记张玉新老师现代诗歌导读课


       能够遇到一个好老师,是学生一辈子的幸运,牡丹江第二高级中学高二学年二班的同学无疑是“幸运中的幸运者”,因为他们遇到了董一菲老师。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二十分,他们又幸运的迎来了特别的一课,董一菲老师邀请著名特级教师张玉新老师为孩子们上了一节诗歌导读课。


一杯清茶,白色唐装,清新并儒雅,几首“先锋诗派”的代表作,一节特别的课已开始,“先锋”诗歌在唿哨:


别有心意的选材——感受异质的“先锋诗”


有人说,现在是诗歌(现当代诗歌)的末世,回溯记忆:“朦胧诗”“后朦胧诗”“现代派诗”“后现代派”“前卫诗”“新锐诗”“实验诗”“先锋诗”“第三代诗”……沧桑百年,岁月流金,诗坛的繁华已逝,大多已成为时代尘封的记忆,有人回忆,有人忘却,缺乏的是关注。张玉新老师别有“心意”,特别组选诗歌,略解“九叶”吟唱、“七月”苦难,重在感受解读“先锋”之诗,将一组“先锋”诗作: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梁小斌)《有关大雁塔》(韩东)《结结巴巴》(伊沙)《车过黄河》(伊沙),引入课堂,这是一种回溯,这也是延展,让学生在“轻快”的阅读中,感受“先锋诗”异质的清风。


自然生成的课堂——入乎其内,出乎其外


这是一节自然生成的课堂——全无斧凿、浑然天成,老师以率真、睿智、幽默的话语,对学生“引导、点拨和解读”,让学生在感受中生成自己的解读,读解同步:入乎其内,略解导读感受;出乎其外,感受先锋诗风。


自然生成是教学的至高境界,本节课是一节无设计的课,这样的课自然浑成:首先,教学要站在高起点上。开课时张老师先问学生读诗的“整体感受”,学生谈到“自由精神、反叛精神”,老师幽默的说:“你说的自由的精神恰是我要说的结束语,这是非常好的起点。”其次,胸怀大气,取舍精当。四首先锋诗代表作,可以说课堂容量是很大的,老师不求面面俱到,让学生自主选择,自由发言,讲解上纲举目张,重点突出,不琐碎,张弛有度,自然平和大气。再次,教学中充满机智,道在其中。老师思维敏锐,视角独到,常语出惊人。在课堂之上,他的点评是富有智慧和启发的,如当学生在解读《结结巴巴》最后一句“你们瞧瞧瞧我,一脸无所谓”时说“体现出豁达”,老师说“这个豁达我先加个引号”,还有再谈到《车过黄河》说本诗消解“黄河”意象的意义,“伟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这就是我们当代异质的诗……这样的教学点评,点到不说破,充满教学智慧。


率真随性的解读——在读中解,在解中读


老师的这节导读课,打破一种常规“讲解分析”,以对话进行点拨与探讨,重在“读”,重在“感受”,重在“解读”。课堂上的对话自然而真实,去除虚饰,张弛有度。如在指导学生朗读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老师问学生对他读诗的感受,学生刚说几句,老师就直接说道“说实话,不要虚美”,这正是老师直接而率真的一面。作为一个教师,在课堂上我与学生一道自然的感受,感受着课堂上的“真”与“味”:所谓“真”,老师与同学一道讲真话,说真感受,在课堂上,师生真实的存在;所谓“味”,老师好似一大厨,将特别的菜料,家常做法,烹调出自然的“家”的味道。


本节课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老师与学生一道读解《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可谓“四读”其诗:第一个同学读诗读到“翠绿的三叶草”一句,老师及时“打住”以问题启发,而后又直接说出打断的原因是“我打断你,因为你读的不好”,进而让这位同学又推进一个同学二读其诗,但又是打断在“翠绿的三叶草”一句,在肯定这位同学音质、音色和语速的同时,直接指出没有读出诗的“意味”,紧接着老师自己三读其诗,用沙哑的声音,语气起伏,意味自在其中,进而在对话解读中,引导学生感受那诗中的反思、觉醒与无奈……第二位同学在听过后,想试着再读其诗,即四读,不同前次,已经有了明显的语气起伏与深沉……最后在课堂结束前,全班同学齐读《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这是一节朴实的课,这是一节真实的课,这更是一节自然课。


课堂在不觉中虽已结束,但是留给我的学习与思考,还在延伸……

牡丹江评课述略:问出来的和没来得及问的(转发)

2010年6月19日,我作为青年教师代表上了一节市级精品课,有幸得到吉林省教育学院语文教研员、特级教师张玉新老师的指导与评点,每思亦有所获,他以“问学”的形式,圆通了我的课前思索和课后思考,今转张玉新老师评课之博文,以作纪念!


牡丹江评课述略:问出来的和没来得及问的


2010619日,我在牡丹江市听了两堂课,并对两堂可做了简单的评点。四年教龄的迟老师(海林林业局一中)上的是李白的《将进酒》,用的是董一菲老师的班级;九年教龄的史老师(牡丹江二中)上的是台湾诗人痖弦的《秋歌》,用自己的学生。两位老师都是牡丹江地区的优秀青年教师,都有比较扎实的基本功。迟老师的朗读很有特点,课堂十分投入;史老师的板书漂亮,课堂组织比较流畅;两人都十分注重课堂的语言,课堂没有废话。迟老师的板书文字不够工整,《将进酒》的感情线索曲线图值得推敲,史老师的板书不够精炼,也有值得推敲的地方。两位老师都安排了现场的仿写训练,我以为都值得推敲。因为即使现场写的很精彩,也不能证明是你教出来的,显得任务分散。


评课的现场,和市教研员曹琦老师商量,我采取了对话的方式,请两位老师先讲自己的上课思路,自评课堂效果,然后我来提问。


我问两位老师的第一个共同问题是:


你们认为,诗歌教学的最根本目标是什么?


他们各自阐明了自己的观点,达成一个共识:诵读很重要,没有比把教的这首是背下来更有用了。于是接着问:你们认为在读的问题上,自己解决的如何?都认为不够好。我认为,这两首诗如果事先安排学生自读,并且规定一个课堂教学的起点,学生完全可以在上课以前就背下来,这样课堂的效率就明显提高了。这次研究课的主题就是教学有效性研究。


在迟老师的课堂,我向身边的学生做了调查,这首诗她们有不少人在初中就背下来了。


又问迟老师:你认为在给非自己的学生上课时,教师的范读在什么时候进行比较好?也达成共识,最好不要开板儿就自己范读,容易让学生产生压力,最好是指导学生朗读,学生具备了一定的朗读水平后,教师再朗读,但不是打样儿,而是以自己的独特理解做如此朗读。


问他们的第二个问题是:


你们认为,自己的课堂有那些地方是生成的?


我的意思是:两堂课完全按照预设的教学简案进行,连文字文句都十分一致,基本上没有生成的东西,都是预设的。


又问老师:你认为你的课堂上,那个地方的生成最精彩?他没有说明白。我认为,有两位学生在解读诗句的时候注意到作者的籍贯和写诗时候的年龄两个地方,是很好的生成点。比如,学生发现诗人的祖籍在大陆,因此诗歌的“暖暖”应该有思乡的意味;写这首诗时诗人25岁,从年龄看,“暖暖”应该和爱人有关。这两个地方,学生是在“知人论诗”,是解诗的可行之法,可惜没被重视,因为教师按照预先的步骤进行,怕节外生枝。


话问到这里,因为时间关系,评课就结束了。还有没来得及问的,也写下来供大家讨论。


 


对迟老师课前的让学生闭目思考、联想,好像做瑜伽功似的,教师还在一边柔声细语的解说、提示,学生也真听话,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我听董一菲老师说,她怕学生不配合,特意请求学生一定好好配合外校老师来上课。从前听魏书生上课也这么搞过,像练什么功似的。我对此做法很反感,且以为不是正路子,碍于面对只有四年教龄的青年教师,不好意思当面说,评完课就各自散了,也没来得及交流。在此提出,不知迟老师以为然否?


还有就是迟老师的课堂语言有的有些武断,比如,我记得的只是大意,他说,蜀道并不像李白写的那么难,庐山瀑布也不像李白写的那么壮观,只是诗人用了想象和夸张的手法而已。我断定迟老师没有亲历过这两处风景。夸张手法固然有,你看那庐山瀑布,有名的三叠瀑,真的很壮观。再比如,从他板书的情绪曲线看,情绪的起点也是低点,是醉和悲壮,高点是高傲,低点是激愤,再一个高点是狂傲、狂。激愤的情绪就是下滑线吗?恐怕不好说。


再有,迟老师的诵读的确不错,这是他的鲜明特色,但是有的地方的理解和诵读的表现稍显做作,与诗歌的情景产生隔的感觉。


另外,迟老师想通过教诵读的方法来走进文本,这是好的;但落实得不够。对文本的解说过多,诵读不充分。这自然与非自己的学生有关。我相信迟老师在自己课堂一定更精彩。


 


老师的课,开篇就问学生某几个诗节是什么意思,太过突然,缺少整体感。我建议他请学生现场诵读,以诵读为主要教学方法,一定能够很生动。他不敢,怕别人说不好。这是青年教师的一个共同问题,希望通过公开课得到成功的评价,获得一点可怜的成就感,好支撑自己接着走下去。这我能理解。可是,获得好的评价也许要冲破惯常思维,按照诗歌教学的特点设计教学。现代诗歌,有什么比生动的朗诵更有价值的?如果学生都能读的很精彩,还有必要问某某是什么,某某不是什么吗?精彩的朗读,理解在其中矣;个性化的朗读,个性化的解读在其中矣!


再一个问题是,给自己的学生上课,一节课就学习一首自读就可以解决的现代诗歌,容量肯定不够。如果是高一刚入学,要给学生立规矩,可以;但已经是高一下学期了,容量不够。我建议以一篇带多篇,或者比较阅读,或者按主题单元讲几篇。


 


迟老师尚处于模仿教学与独立教学交叉阶段,但已经表现出一定的独创倾向;课程设计和课堂表现,重写意而显局促,失之于粗。老师处在独立教学与独创教学的交叉阶段,故表现出了纯熟与稳妥的做派;重工笔而纤弱,失之于细。


以上所谈,纯属个人观点,两位老师以为如何?欢迎切磋,也欢迎现场听课的同行发表见解。


写于通辽返回长春的火车上


 

兼雅并俗,亦师亦友——语文名师张玉新印象漫话

兼雅并俗,亦师亦友


         ——语文名师张玉新印象漫话


认识张玉新老师,从《张玉新讲语文》开始。


其实,在这之前,也早有“一面之缘”,那就是《高考核按钮》的编审介绍,一张仰面“谈笑风生的照片,那从容淡定、潇洒自若的神情,是张玉新老师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喜欢读《张玉新讲语文》,他那自然、平实的文字,总会引发我的思考,总会给我一种畅快的感觉,畅快在于他那“快人快语”洒脱的性格,畅快在于他 “敢言人所不敢言,敢为人所不敢为”,畅快在于他以茶悟道,品茗人生……对话那鲜活的文字,一个善思、“嘴黑”、敢为的特级教师——张玉新老师印象渐渐变得明晰。


在没有正式见面之前,常听师傅董一菲说起他,说他大学“勤奋苦读”及从教以后“善思有为”,印象中的他,大有捧着一本书,要思索大千世界的气势,张老师自己也说“大凡道理是相通的,但隔行如隔山”。而后,因为一些事宜,与张老师通过几次电话,电话那端的声音,略带沙哑之味,充满磁性的男中音中有强烈的亲和力,当时就想,喜欢京剧的他,唱腔拉开,一定会京腔京味十足。说实话,没有亲见张玉新老师,书本中的印象是绝不完整的,因为生活的一面,是张玉新老师人生精彩的另一半。机缘巧合,国家级课题《语文学习策略研究》牡丹江地区开题在我校召开,张玉新老师作为课题组组长,来到了牡丹江。我主动请缨前去接站。


618日清晨,一番清雨,天气清新,只候嘉宾。但见张玉新老师 “身穿深兰色休闲短裤及T恤,赤足踏分叉拖鞋,背兰色双肩休闲袋,有斜挎棕色皮包”,休闲并悠闲,大有一种洒家来了的意味。远远一见,我们便挥手示意,倒像是友人再次相见,全无陌生之感。当时,顿感,我用毛笔写的接站牌只是接站的一个附加品。张老师虽穿着拖鞋,却大步流星,说话也是充满快意。吃过早点,便直奔学校会议室,因为我下午还要上一节精品展示课,所以张老师的课题漫谈,只听了一半,甚感遗憾,但张老师雅俗兼具、幽默智慧、深入浅出的课题解读,让与会的所有代表耳目一新。


下午,张玉新老师对我和池老师的评课,更是有些特别,将我们两位请到台上,以问题对话的形式来评课,让在场的所有听课老师耳目一新。张老师首先对我的课充分认可,但我知道“嘴黑”张老师这只是开始,张老师不是苏格拉底,但却同样以问题催思,坐在讲台上,容不得思维的懈怠,也正是这一次问答,让我重视思索“诗歌教学的核心是什么”“课堂教学的起点是什么”……因为学术报告厅还有活动,所以这场苏格拉底式的对话只能作罢,关于这次评课张老师有博文《问出来的和没来得及问的》。


接下来的两天又有幸陪同张玉新老师游镜泊湖,对我而言,接续了问题式的对话,又有了更大的收获。言谈说笑之间,我被张老师那洒脱爽朗的性格感染,正像一位老师对他的评价“一个热情率真的东北汉子”,这个评价不虚。镜泊湖一行,幽默风趣的张老师让我们陪同的人一路充满笑声,倒像是他在陪我们,大饱耳福还不仅于此,我们还几次听到张老师的“京剧道白”,外加几个笑话段子,真是雅俗共赏!张老师不饮酒,但喜饮茶,洒脱之中大有魏晋名士之风流,又有得大自在的逍遥!回忆镜泊湖——威虎山一行之精彩,全在张玉新老师《丹江朝雨挹轻尘》《镜泊湖畔笑语畅》《威虎山上虎似猫》三篇博文之中,亲临其中,再看博文,顿感精彩,张玉新老师果然好笔力,平实、自然的文字中,情境幕幕重现,精彩娓娓道来,笔调轻松且不乏幽默,这种文字功夫,同张老师的京剧一样,可谓“原汁原味”。


朋友交谈大概有两种,一种话很多,一种话不多,我与张老师的对话,两者之中,倾向后者,但我想,与张老师的对话这才是一个开始……


杂言杂语说了一堆,本想用少一点的文字回忆一下,以示留念,却又一发而不能收,一者自感笔力功夫未到,二者张老师印象魅力不尽。回过来,扣个题吧,“兼雅并俗”是张玉新老师初到牡丹江我们短信的戏语,张老师戏诗一首:


丹江朝雨挹轻尘,


帅哥美女迎玉新。


相见不识寻赤脚,


驿亭南口倍觉亲。


我就诗回复“兼雅并俗,别有意味”,其实在渐渐完整的印象中,我以为张玉新老师“以雅为核,以俗为表”,雅俗并举,化雅为俗,这不又是他的特别魅力么?“亦师亦友”四个字是后加上的,说我的总体感受,我觉得平易亲和的张玉新老师在生活中角色的转换于“亦师亦友”“亦友亦师”之间,能以张玉新老师为师是一件幸事,能与张玉新老师为友更是人生一件快事!


张玉新老师,“兼雅并俗,亦师亦友”不知然否?